第264章

时间慢慢的流逝,直到天色渐晚,林昆还是没来,看一眼时间,已经七点多钟了,澄澄和苏有朋都等的饿了,只好先拿来东西给两个孩子吃,林昆给林昆打了两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他心里渐渐没底了……
沈曼对此没有异议,除此之外她也没想到什么更好的办法,索性就听林昆一次,跟着这一对让她又爱又恨的父子俩从幼儿园的大门口出来。
林昆三人老老实实的被警察带走了,李春生心里有些不解,余志坚的心里倒是明镜的,林昆这是想彻底的整整胡大飞和这个丁队长。三人被带到了辖区的派出所,这派出所距离飞翔舞厅很近,不足三公里的路。
等东海渐渐走上正轨,自己可很期待去金陵,和李煜见上一面。
其中卢老医师以及山羊胡,也都赫然在内,相比于老医师的平静,山羊胡则是复杂,更有一些不忍。
“在什么地方。”林昆坐在前排问道。“什么……”李春生微微愣了一下,紧接着马上反应过来,高兴的道:“飞翔舞厅!”
林昆奸佞的一笑,站在车门前对林昆说:“老婆,这次可是你让我抱你的……”
于亮坐在中年道士的身旁,马上一脸愤然的道:“师傅,这次你可要帮我!”中年道士自顾的喝酒,“说说。”
余志坚转过身发动了车子,林昆转过了身,李春生有些慌神了,赶紧问道:“师傅,师叔,你们到底是帮不帮这样忙呀,你们要是不帮,我好不容易遇到的女朋友可就没了!你们就忍心看你们徒弟伤心难过么……”
林昆笑着道:“对,就是这么回事!”沈曼看向林昆,目光里的鄙夷荡然无存,隐隐的透露出一抹钦佩来。
而东海被封国,唐主调遣来一戍兵马,在东海国主麾下听令,固然是唐主对东海国主的恩宠,在东海国主府兵还未招募之时,为东海国主守土,但隐隐的,也有监视之意。
孙庆才已经站了起来,可就在他要挂断电话的时候,电话里忽然传来孙恨竹‘啊’的一声,紧跟着便是手机掉到地上的声音。
其实珠子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这里可是上海,就算是远郊,但也毕竟是大都市,周围那么多村子和乡大队居然一点都不知道宣明寺地下的秘密。这也很让人疑惑……离开宣明寺后,我们帮珠子在招待所安顿下来,喝了几杯后胖子回韩师傅家,而我则回了自己家。
胡大飞马上小声说道:“老丁,你就别和我抻着了,放心吧,好处少不了你的……那三个小子除了那两个能打一点,不像是有什么背景的,怕个鸟啊?”
另一个小青年像唱戏一样接茬道:“我们哥仨把他揍的姥姥都不认识!”说完,这个小青年还故意将眼神瞥向林昆,带有一股强烈的威胁味道。
姜峰语气和善,完全不像是市长在跟一个犯了事的年轻人在说话,倒像是在商量着来,这也不完全出于林昆和余宗华的关系考虑,姜峰做事一向都是如此,既然余宗华没跟他吐露,那他就一切公事公办,这也正好应了楚相国的要求,假如结果真对林昆不利,他再向余宗华请示。
“孙前辈,这都是误会,我......我不过是受人指示,对,就是李照龙指示我的,他......他说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不不不,你千万别误会,我只是在转述他的话,孙前辈你威名震慑整个藏西,我这么一个小喽啰,怎么敢来与你为敌,我真的也是被逼无奈,我若是不来,李照龙就杀我全家啊......”
丁队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脑袋上竖着个分头,一脸的奸邪狡猾之相,冲胡大飞递了个眼色,示意让他闭嘴,转过头对手下吩咐道:“把他们带走!”
说到以姜峰为首的草根派,其中绝大数的官员都和他一样,没有背景也没有省里或者更上层的关系,全都是凭着自身的真才实干,一步步爬到今天的位置,要不是姜峰把他们都联合了起来,在现如今的官场上,他们中绝大对数的人怕是已经坐穿了冷板凳,或者被提前退休了。
“摸啥底?”“他是做什么工作的,喜不喜欢咱家闺女,他和那个小韩是什么关系……”
姜峰冲林昆递了个眼神,就带着秘书张彦就近走进了审讯室,金柯脸上表情阴沉,带着两名下属警察也跟着进了审讯室,人家姜市长是想低调处理这件事,这么一来对于他金柯来说是好事,不管结果如何,都可以维护他这位新局长的威严。沈曼站在审讯室外犹豫了一下,最终也跟着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