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六号别墅里,章小雅差点气的哭了,她傍晚的时候在自己家的小院里偷偷的拍到了林昆坐在阳台上的侧影,然后鼓了两个多小时的勇气,终于鼓足了勇气把照片编辑成彩信发出去,还附加了那么一句文艺范儿的话,结果等了一会儿之后,林昆没有回音,她又发了一条短信过去确定了一下……

很快,宿舍里最拜金的黄莉莉就打来了电话,先是语气前所未有的客气问:“喂,小雅呀,你搬家啦,今天上课忙,没帮你搬家真是不好意思。”

她老老实实的坐在这儿,不是为了享受餐厅优雅的环境,而是逛街逛的累了,冷不丁的穿上十厘米的高跟鞋,那双习惯了旅游鞋的小脚还真受不了,而且她还在等一个重要的电话。

“不用了,我已经仔细的检查过了,只是轻微的压伤,可能是你男朋友的身体素质好,所以没事,你就放心吧,回家吃点药贴点膏药就好了。”老大夫笑眯眯的道。

另一边,在这座城市另外的地方,一系列的阴谋与权力的争夺悄悄的展开。姜峰坐在他的大办公室里,窗外幽深的夜空笼罩在城市的上空,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压抑,尤其在这座城市渐渐寂静的时候,无论是那星光闪烁的夜空,还是璀璨繁华的街灯,这时候都显得那么的怅然惨淡。

冯佳慧站在一旁笑着道:“韩心这两天学校放假,提前回去了也没什么事,听我说要回老家,就跟着一起了……林先生,不会有什么不方便吧?”

陆婷脸上的表情相对平静,但内心里却也被林昆刚才所展现出的霸气征服,试问哪个女人不喜欢这种霸气的没有天理一样的男人,这才叫Man!

一想到林昆吃亏,可能会被打成跟自己同样的重伤,张大壮的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他少有发怒的冲何翠花吼道:“都是你这娘们,不让你说你偏说,现在好了,昆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林……林昆。”黄权的声音已经明显不协调了,嘴角的笑容也跟着发白。

想想就觉得可怕呢,不过最后爷爷说了,这次给她安排保镖会给她带来惊喜的,她可真不指望能有什么惊喜,只要别给她带来惊吓就好。

这名警察嚷开了嗓门就冲林昆怒吼道:“你特么的反了,竟然敢在警察局里袭警,拷上!”说着就从腰间拿出了手铐,就向林昆走了过来。

林昆完全没搞清楚状况,就被阿虎袭击过来,他甚至还没看清阿虎的模样,光被阿虎胸前纹的那个生动的老虎头给吸引了,一双碗钵大小的拳头就挥向了他的面门。

疯彪自然不打算买蒋叶丽的帐,目前蒋叶丽为鱼肉,他为刀俎,也根本用不着买她的帐,所以疯彪只是讥诮的一笑,“不好意思蒋小姐,众志难违啊!”话锋一转,“不过,要是蒋小姐亲自去求我那阿虎兄弟,说不定还有戏哦。”

冷玉丽说了一句,目光看向远处正背对着她给澄澄夹吃的的林昆,冲黄飞道:“就是那小子,你今天晚上必须替姐好好收拾他,怎么样?”

韩心就不怕别人跟她耍横,从小到大敢跟她耍横的人,到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她的犟脾气一下子也是上来了,清秀漂亮的美眸里冷光射出,针锋相对道:“你说拿来就拿来,还真没见过你这样不讲理的道士!”

此刻训练场内,所有人都面色难看,死死的盯着唯一还在举重的王宝乐,看着王宝乐在那里一次次的举起,仿佛没有尽头……

洗头房的大门没关,遮着半截粉红色的门帘,掀开门帘,里面顿时一股胭脂俗粉的味道扑面而来,一个正坐在吧台前剪指甲的浓妆艳抹的妹子抬起头,看见林昆之后双眼立马放光,就像是一万年也没见过男人一样。

“放心吧,儿子,这几把玩具枪吓唬不了爸爸的。”林昆吊儿郎当的笑着道,同时从兜里抽出根烟点着,深吸一口,吐出个大大的烟圈来。

恶道士两只手叠到一起,像是古代江湖中人告辞一般行了个礼,转身向着马良山的方向走去。

姜峰在这,周围又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徐梅本来想放赖撒泼不把监控录像拿出来,但她马上又在心里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这根本不可能。

尤五娘见他样子,心中只是冷笑,真想问他一句:“呦,这不是刘佐史吗?现在认得我家主君了?”

章小雅眉头轻轻一蹙,看了一眼沈涛旁边的墨镜女,毒舌道:“沈涛,我还以为你找了个什么样的呢,身材也不怎么样嘛,要胸没胸,要腰没腰的,戴那么大个太阳镜,是故意装酷呢,还是太丑了不敢见人?沈涛,你是看上人家钱包的吧?”

蓝思燕和蓝思颖只能笑着解释,她们也没想那么多,林昆不回别墅去住了,她们的职责任务就是林昆的手下,老板在哪儿她们就在哪儿了。

林昆把车停在农贸市场大门口的时候,张大壮跟何翠花已经等在那儿了,何翠花脸上的伤基本全消了,扶着行动有些不便的张大壮走过来,林昆下车接了一把,三人坐进了车里后,何翠花马上就问:“昆子,小雅呢?”

他的话刚说完,林昆反手又是一巴掌抽出,这一巴掌打的更狠,董海涛的半边脸顿时被打的麻的没了知觉,嘴里那股子血腥的咸味更浓了。

于亮脸上的表情冷冷的一笑,道:“师傅,你既然这么说话的话,那有些事情我想我也没必要帮你瞒着了,杀人越货、鸠占鹊巢,这罪名可不轻。”

冲进来的几个人下手忒狠,主要是他们以前都在警察的手底下吃过瘪,于是乎全都心照不宣的将满心对真警察的愤恨,发泄在了这两个假警察的身上。

“嗯?”赵猛疑惑了一声,旋即就想到了林昆,他并不知道林昆的名字,只记得有一个男人最后从湖里出来,他眉头轻轻一蹙,嘴角不由的嗤声一笑,“你们相信一个人能在湖底杀死一条鳄鱼,然后再回到岸上?”

于亮的座驾是一辆二十多万的SUV,跟他一起来的小弟们另外又开了两辆车,都是十万以内的国产车,三辆车押着林昆就向镇子外驶去,最终停在了一座山根下,林昆被两个小弟押着从车上下来,迎着眼前的大山一望,就见山顶上矗立着一座小寺庙,寺庙的顶上炊烟袅袅。

三个小孩子不管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一会儿凑到这看看,一会儿凑到那看看的,林昆他们三个大老爷们老老实实的跟在三个小家伙的后面。

两辆车一前一后出了市中心,向南城区的海边驶去,最后停在了海边的一个公共停车场,下车后,李春生带着林昆来到了附近的一家码头餐厅,所谓的码头餐厅,是指一半建在海滩上,一边建在海面上的新潮餐厅。

出来找一夜情,林昆的要求其实不高,脸蛋一般就可以,但身材一定要好,这样才能玩的出感觉,对于眼前这个妹子,跟她聊聊天还可以,要说出去开房运动,林昆丝毫的兴趣也没有,首先是长相就不确定,天知道她卸了妆以后会不会丑死个人,再就是那弄虚作假的胸部。

林昆嘴角轻佻的冷冷一笑,对这位小混混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