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今朝 > 玄幻小说 >
    唉,好歹也是与自己共度过美好地牢时光的女人,得为她做点什么。不对啊!自己可是要在这桑镇养老的。这样一来,岂不是要跑到繁华强盛的巨大城邦,任由自己的平平无奇尽情掩埋在一个更磅礴的世界里??说好的不用负责任呢??

从刚才那个小男孩要小龙泥偶的时候,林昆就瞥了一眼卖泥偶的摊位,那摊位上摆放的泥偶不少,但绝对再没有小龙泥偶了,林昆都能预料到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他不想打麻烦,就冲孙志和李春生说了句:“咱们走吧。”就准备领着三个小家伙离开,只是还不等他们三个迈开脚步,泥偶摊的老板就已经对那胖男说:“不好意思,再没有小龙了。”

“好!”小楚澄开心的答应。林昆转过身继续准备早餐,小楚澄依旧待在厨房里,眨着一双清澈的小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林昆的背影,仿佛怎么也看不够,稚嫩的小脸上满是兴奋的色彩。

“你等会儿啊。”林昆站了起来,颠颠的去二楼的大冰箱里拿了两罐冰镇啤酒,他递给林昆一罐,自己开了一罐。

“我们只是演戏。”林昆冷冷的道:“你没必要向我解释这么多。”

今天旅游的景点是凤凰山,是这次旅游的最后一站,接下来还会去一趟辽疆省的省会沈城,去沈城不是为了旅游,而是应多数家长的要求,这些家长要求去沈城是为了拜访一些在沈城的人际关系,中港市隶属于辽疆省,辽疆省的省会沈城里居住着整个辽疆省的大部分权力核心,市中心幼儿园的家长们非富即贵,在沈城里发展人际关系是情理之中的。

李春生选择往这条巷子里逃,是因为这条巷子里人流格外的湍急,混在这里不易被发现,可谁知道越跑前面人影越稀少,到了最后干脆没有人了,好像是到了一片鲜有人至的住宅区,连路灯光都变的昏暗。

自己一直不事劳作,将家里田地变卖一空后,已经山穷水尽,多亏母亲在甘氏身边帮佣,这才勉强温饱。

接着,林昆开着车来到了胜道台球室,这是农贸市场周边最大的一个台球室,大白天的外面就停了几辆好车,显然里面肯定不光是台球室那么简单。

李春生拉着珍妮的手继续向前跑,前面突然一个急转弯,转过去之后发现竟然是个死胡同,李春生心里猛的一咯噔,拉着珍妮的手就准退出来,外面却传来了一片清晰的脚步声,有人在那儿喊道:“就在前面!”

自己的身体穿越而来后,好似变得有些怪异,不是正常人身体,真和她们有亲密接触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后果,这些,都要考虑清楚。胡思乱想着,陆宁出了庄园,直奔东海邸店。

至于这一次展开的拍卖会,还没有资格在主会场进行,而是于右翅上的三号拍卖场展开,王宝乐没有请柬,可他早就打听了规则,提前在灵网上就凭着自己缥缈道院特招学子的身份,预约了位置。

看着两个小孩子害羞的模样,林昆和耿军狄又是哈哈的笑了起来……

“嗯,嗯,我知道了,你们就放心吧。”三个人这边正说着,突然走过来一个胖胖的小男孩,看上去八九岁的模样,比澄澄、孙洋、苏有朋他们三个里最高的孙洋还能高出快一个头,这小男孩过来之后就眼巴巴的看着孙洋手里拿着的小龙泥偶,转过头冲身后跟来的一个三十多岁的胖男道:“爸爸,爸爸……我要那个。”

此地虽是虚幻梦境形成,可痛觉却是与真实没有丝毫区别,随着那些狼群的呼啸临近,随着狼口的疯狂撕咬,眨眼间在远处众人的目中,王宝乐的身影就已经被十多条凶狼淹没。

“追我追死的,我肯定有责任啊。”说完,林昆耷拉着眉毛,一脸无奈的问道:“我说兄弟,你干嘛这么玩命的追我啊,我没欠你钱吧?”

“算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老子是不会轻易和国安局搅合在一起,想要让老子替国安局卖命,得看国安局有没有那个诚心了。”林昆暗暗的道。

“你……求求你,不要……不要这样……对我……”羞涩的红潮在她的小脸上慢慢晕开,激烈的触感迅速地在她的四肢百骸传遍开来。

酒桌上一侧,坐的是陆宁、甘氏和尤五娘,另一侧,则是刚刚参加了竞拍筹备大会还在苦苦思索的杨昭。

两辆车一前一后出了市中心,向南城区的海边驶去,最后停在了海边的一个公共停车场,下车后,李春生带着林昆来到了附近的一家码头餐厅,所谓的码头餐厅,是指一半建在海滩上,一边建在海面上的新潮餐厅。

林昆冲林昆苦笑一下,赶紧抱着她去开门。小楚澄一进门就跑进卫生间嘘嘘了,林昆抱着林昆上二楼,刚把林昆放到她房间的大床上,他还不等直起腰,身后房间的竟鬼使神差的‘砰’的一声关上了。

这尤五娘用玉足解开罗袜的技艺令陆宁大奇,不由多看了几眼,随之便知道不妥,收回目光,尤五娘却是格格一笑,将玉盘放在书桌上,娇滴滴道:“主人,喜欢看奴的脚么?那奴以后就在主人面前总是光着脚,好不好?”

林昆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在她旁边的小楚澄则是一脸崇拜的表情。

他娘的,这怪人手上拎着的是啥?胖子压着嗓子问。我这才将目光从怪人的身上转移到了他手中拎着的东西上,白色的一团,看起来像是个动物。在我看来别又是类似“命猫”的东西。正在此刻,怪人将手上的东西给扔在了地上,落地后我这才看清,那居然是一条白色的小狗!

林昆在一旁是在看不过去林昆这厮在装13了,伸手在林昆的胳膊上掐了一下,这一下正好被林昆的一个同事看到,马上就理解成了打情骂俏,林昆转过头正好看到这位同事暧昧的眼神,脸颊不由的一红。

“好像有点冲动了……屁股好痛,证明真男人好辛苦啊。”王宝乐心底哀忿,眼看杜敏此刻依旧是傻了一样的望着自己,至于可爱娇娥则是双目都带着异样与感激,还有四周众人那一个个如见了鬼一般的神情,他虽眼皮有些沉,可心底还是升起一些得意。

章小雅毫不示弱,冷笑道:“说谁谁知道,捡别人的二手货还这么理直气壮,真不知道害臊,你妈没教过你女人得三从四德守本分么?”

林昆捏捏小家伙的鼻子,溺爱的笑着说:“你每天除了玩和睡觉,还有别的时间么?”

看着许旺财那张不招人喜欢的肥脸,肥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死了老爸一样难看,林昆实在厌恶的狠,就冲李春生道:“春生,差不多得了,赶紧让他们滚蛋吧,看着就恶心。”



林昆倒也没驾着涅盘后的老捷达一路狂奔,试试车差不多就行了,毕竟得遵守交通规则,虽说这车违个章什么的也不用他管,但既然拿了人家的钱做了人家的女婿,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检点一点的,不能总惹麻烦不是。心里头这么想,林昆霎时间觉得自己的思想觉悟提高了。

小楚澄这时打完了游戏,抬起头,接着话茬道:“爸爸,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好阿姨的!”林昆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头,道:“好,我的小英雄,你得听阿姨的话,知道么?”

林昆对这两个小青年印象实在太差,懒得跟他们墨迹,直言道:“你们别墨迹了,老子的时间紧,想怎么着的赶紧放个屁,否则别怪老子过时不候。”

一家三口吃完早餐,林昆带着小楚澄到楼上换衣服了,林昆收拾完餐桌,也到楼上换衣服了,他今天还是没穿秦雪带着他去买的名牌,依旧昨天那一身地摊货的行头,没办法他骨头贱,穿不惯那好衣服。

不过,国主第下越是搞不靠谱的事业,越需要人支持,不然国主第下办的学馆,收费的名额,根本无人问津,那国主第下的心情肯定就不怎么美丽,国主第下心情不美丽,他们的日子,还能好过的了吗?

孙志带着孙洋跟着付国斌去拜访付国斌的一位老战友了,耿军狄也带着耿乐乐去拜访一位老同学,几个人里也只有李春生没人可拜访,他和珍妮带着苏有朋没有出去逛街,留在了大巴里。

后来无赖回家求他那在镇上绝对能呼风唤雨的老子,死活要娶冯佳慧为妻,其实他心里的想法就是想玩玩,这年头结婚、离婚还不就是一个证的事,只要结了婚上了床,等他把冯佳慧的身子玩够了,还不说离婚就离婚。

——哇!林昆正吹着口哨,对着尿槽嘘嘘,卫生间的门突然‘砰’的一声被撞开了,把他吓了一跳,嘘嘘都险些断流了,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冲了进来,进来后左看右看,然后拽开一个蹲坑的小隔间就钻了进去。

云雾缭绕中,他的那身灵脂肉眼可见的急剧缩小,而他全身的所有汗毛,也在这一刹那,从之前的张开状,飞速的闭合,到了最后……好似封印一般,竟将其身体内外,彻底的隔绝!

“黄老板,好久不见啊!”林昆笑盈盈的向黄权走了过去,目光里闪烁着一丝阴森之色,“怎么,有钱了之后爱好变了,喜欢用人头当夜壶了?”

明晃晃钢刀架在了刘汉常的脖颈旁,陆宁眼神渐渐冷了下来,握着利刃,淡淡道:“你这小吏,敢在我面前如此无礼,杀你,如宰鸡耳!”

“次奥尼玛的,老子就让你尝尝厉害!”金柯已经完全的被激怒了,怒火熊熊的烧晕了他本来还算冷静的头脑,抡着一双拳头就向林昆砸过来,可他刚迈出一步,脚底下就一个趔趄,头重脑轻的就向前栽倒。